流言:正所谓屎来如山倒,战斗机飞行员在空中拉肚子怎么办?很多人认为飞机上有专门用具解决这种紧急情况,但真实这样吗?

  真相:【百度知道提供】这种情况多数是需要飞行员自行解决的,甚至喷的满飞机都是也是有的……拉肚子驾驶员最害怕发生的事,甚至比遭遇敌军王牌飞行员、导弹电池故障或是跳伞降落到满是鲨鱼的海里还要可怕。下面这篇干货满满的原贴是由Tim Hibbetts写的,他是一名A-6攻击机和F-18战斗机驾驶员,由他们来讲解那些尴尬的真相。

  这是驾驶员最害怕发生的事,甚至比遭遇敌军王牌飞行员、导弹电池故障或是跳伞降落到满是鲨鱼的海里还要可怕。

  不过话先说清楚,我自己不但从来没发生过这种状况,而且在战机上连尿裤子的情况也没有出现过。我听过太多故事,说飞行员每次飞行都要尿几次,因此不想让我的身体觉得可以这样做。

  我大学最喜欢的老师,美国海军上校George Faulkner从1946年开始作为F4U战斗机飞行员。他告诉我在一组8台战机的阵列中,一台战机突然掉队了,领队告诉Faulkner去查看原因, 他飞到掉队飞机的上方往下看,里面的飞行员裤子脱到了膝盖,正在往手套里拉便便,几分钟后他重新加入了阵列。最后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因为那件事被起绰 号。

  我刚在海上执行任务的时候,发生了一次紧急推进,所有在航空母舰上停着的飞机都要解链并前移,来让飞机降落。作为初级着舰指挥官,我冲 上前去指挥飞机降落,想着可能有飞机受损,或者至少是其中一个引擎出了问题。结果他朝对讲机说 “203,Tomcat准备着陆,6.2,紧急情况,生理原因”。我还没来得及听清,但几个有经验的人笑得露出了大白牙。飞机降落、关引擎,链子还没拴好,机舱门就打开了,飞行员立马从里面跳了出来。后来他们说他还是在半路没忍住,离厕所只差一点距离了。

  S-3飞行中队的海军飞行官领队正在执行常规飞行任务,突然忍不住了,艰难地爬进了上飞机那里的狭小空间,做好准备牺牲他干净的头盔袋了,就像图中士兵们拎的这种。

  E- 2飞机的飞行员既不戴氧气面罩,也不穿抗超重飞行衣。虽然机舱压力越来越高,但他还是能把飞行服脱到膝盖处,也及时打开了袋子,不过他低估了爆炸力,导致 便便向上喷出,溅得到处都是,就是没到袋子里去。大约30分钟后他们着陆时,战机上的所有人很明显都戴着氧气罩。不过值得赞赏的是,在其他人冲出了飞机以 后,他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把飞机里清干净,然后把他的袋子和飞行服扔到了海里,把救生衣和背带泡了几个小时,靴子的命运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我听说过关于空军的相似故事,细节就没那么多了。不过故事都一样:恐惧、羞耻、蹒跚而行。机舱里的犄角旮旯太多,一旦没忍住,事后要完全清理干净是不可能的。

  除了这些事后要处理的事情以外,这种情况通常还伴有严重的腹痛。如果发生的时机不对,不论是在降落的时候或是在战斗中,对飞行员来说无疑是不祥的预兆。没有办法知道是否因为肠胃问题失去过飞行员,但我不愿去想这个问题。现在我要去看看报纸,安静几分钟了。

  看了这哥们儿的经历,网友纷纷评论起来,飞行员的排便问题竟然还能引起众多网友的共鸣。

  Jim Gordon

  坐在驾驶座上时,我可不想遇到这种问题。因为坐在便溺里可能使皮肤严重发炎,影响安全操作,危及飞行任务。

  我说个自己的故事吧。

  这就是我,乘观测机从阿拉巴马州克兰顿出发前往“禁入区”上空执行任务。双引擎每分钟转速调得很高,产生了一种很爽的和谐振动,那种按摩般的感觉使我下腹”排气阀“压力值越来越大。

  幸运的是,这架民用设计的飞机在驾驶座后面还有一排座椅。我携带的地图有塑料封套,我擦掉上面的油性铅笔记号,扯掉胶带,掏出地图,剩下一米见方的塑料袋。

  我向驾驶员解释说我身体不适,求他在”安全区域“里保持水平直飞。我解开安全带和降落伞系带,脱掉求生背心,绕到前排座椅后,成功地排除了下腹险情。我用胶带把袋子扎紧,将里面的保密内容封存好,重新穿好装备回到座位上。飞机窗户可以打开,所以我得以销毁证据。

  我深深地因为投掷了恶臭屎包而自责,并担心会就此打响一场细菌战,影响国际关系。从那以后,每次飞行准备时我都不会忘记先上厕所。

  Tim Morgan(民用航空飞行员)

  飞行员通常会用“尿袋”解决生理问题↓

  这尼玛是真的!

  我的一个好哥们以前执行过轰炸北越的任务。我在军舰上的指挥室里听关于轰炸任务的广播。这哥们联系了军舰,说必须放弃任务并在岘港着陆。指挥中心问他这个紧急情况属于什么性质,他说“个人性质”。指挥中心允许了他放弃任务飞往岘港。

  不久后他联系舰上,说不去岘港了,因为“太迟了”,所以他要继续执行任务。他回来的时候,在座舱里清理了好久——当然,他先去丢掉了飞行服,并好好洗了个澡。

  我虽然从来没在飞行时拉出来,但有两次几乎崩溃也忍了下来。有些事说不准的。

  Mike Holovacs

  有个开F14雄猫的哥们,老有名了,叫乔大管儿。他有次说遇到了“括约肌阀门失控”的紧急状况。另外一次,副驾驶问大管儿放屁会放出一坨东西来吗。大管儿说不会:“你应该飞行前检查好。我10分钟后回来。”

  Derek Harkness

  你们这些人怎么都不穿尿裤的!我认识些开B2隐形轰炸机的哥们,他们给座舱重新配了尿壶,才撑过对伊拉克破纪录的长时间轰炸。

  我以前当英国皇家工兵的时候,可以在树林里拉屎,说起来那真是一种奢侈啊。在三年服役期间,我从来埋过“地雷”,都憋着回到了军营。

  Kyle Murao

  第三张:天哪……我怎么当得了宇航员?

  Derek Harkness

  军营里谣传道:英国陆军军粮专门让人吃得便秘。我们给一种饼干取了个名字,叫便干,你懂的。

  Walter Fettich

  说真的,有这么多伟大的军事发明,怎么没人想到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呢?

  Christine Leigh Langtree

  楼主收下我的膝盖。这么快写出干货,还这么逗——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些干货有什么用:)

  恩,一大坨干货。

  Rick Klugman

  执行任务前一天晚上应该吃高纤维食物,再服用易蒙停(盐酸洛哌丁胺止泻药)。听说这已经是标准作业程序了。

  说说我的个人经验:我最近进行了一项手术,导致暂时失禁。医生建议我吃高纤维食物,并服用易蒙停。我吃了果然有效果——太有效果了。

  我 不是拿自己的情况跟你比。我是开重型拖车的,高峰期被堵在康涅狄格的I95高速公路中间时肚子翻江倒海是什么滋味,你大概可以想象。更倒霉的是,好不容 易找到地方停车“办大事”,巡警悄悄走到你身后问你是否一切正常。回想那次的经历,我的内裤竟然跟战斗英雄的内裤同样涂满了“迷彩”,也是值了。

  提姆,感谢你为国服役。我争取抓住每次机会,向保卫我自由的人们致敬。向你致以最崇高的敬意,长官!

  Courtney Shedd Windey

  拉在手套里?!?!拉得这么少?我知道那哥们一定已经绝望了,但估计手套一秒种就被填满了吧。

  Paul Tomblin

  我读过关于英国皇家空军的故事,里面写道飞行员的羊毛裤子有条裤腿比较短,而且形状也比较怪,因为一旦飞行员需要在执行任务时撒尿,他们可以朝着短裤腿的那边任性地撒。

  Tim Hibbetts

  我认识一个老飞行员,他把JJ插在一条粗管子里,管子另一头连着大腿上绑的袋子。他每次都可任性了。

  Chandral Thakor

  噩梦啊,简直是一场噩梦。

  Lynn Taylor

  你从来没用过尿包?一次没用过?估计你飞过小水塘就回到基地了吧。

  哥最长一次连续飞了10个小时,从亚速尔群岛到美国东海岸。(本来可以更快飞越大西洋,但当时有100节逆风。)这么长飞行时间靠憋是不可能的。幸运的是我从来没漏过一滴尿。(via Quora)

  扫一扫,一起坐看风云变幻。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科技官方微信(也可微信搜索:techsina或新浪科技)。